mg视讯,mg视讯游戏平台

当前位置: mg视讯 >> 团学工作 >> 学生活动 >> 正文

地震日记

发布者: [mg视讯]:2008-10-09 [来源]:

编辑 :胡 岚     阿坝师专06级数学教育2班 

完稿日期:2008-5-24
 
5.12     地震第一天
 
大家还在床上,因为五六节没课,就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我,阿修,阿杜都是在上床,刘芳、谭珍风、苏成碧已经上课去了。两点二十八分时,床开始剧烈晃动,窗外传来轰隆的响声,书架上的玻璃杯首先砸在地上碎了,阿杜、阿修都专心且重视起来,一骨碌爬起来,“抓紧了!!!”我大声“命令”到,大家都紧抓住床沿,感觉晃动有了一定的节奏了,大家抓过衣服裤子穿上,她们两几乎同时下床,由于我和阿杜同在一边,共用一个床梯,所以我后下,我刚到地面,天一下全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我没找到鞋子,必须得走了,总觉得大家的楼已经深陷地下去了,或是被垮下的山埋了,大水就要冲进来。阿杜冲出去“快点,应急灯亮着呢!”大家仨到了一楼,大门是锁着的,好多女孩子都哭起来。不知何时,大家仨已经互相紧挽着手臂,大家很镇静,来不及去想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感觉地还在震动,大家来不及哭泣,因为一楼地上已经积了浅浅的一层水,我的袜子打湿了,至少大家楼没有大水涌进来,可能这会儿大家楼外的地形已经完全变了,不管担心什么,我感觉得到阿杜手臂紧紧地挽着我,大家都不怕。“大家要一直挽着,不能分开”。
大门打开了,大家看到了光线,哇,好可爱的光线,至少大家还在地面上!地上没有裂缝,大家挽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地面上足有三四厘米厚的灰层,根本看不清,不知到底吸进了多少灰尘,我脱掉袜子,赤脚前进,很多人都出来了,灰朦朦中,有些男生只披了床单,有的女生也只穿条内裤,大家都很迷茫,不知该往哪里去。就跟着很多人跑到足球场上去了,太多惊恐的面孔,大家在搜寻熟悉的面孔。
灰尘依然很大,有同学向大家走来,是卢亚洲:“李莉呢?看到李莉了没?”他急切地问都快流泪了,大家说“不知道,她有没有在上课!”
“没有今天下午他没有课的!”
“哦,我在出宿舍楼时看见她了,她出来了!”大家突然想起大家见到过他,大家也都想起来,他放下一点心来,扭紧的心终于可以歇口气了,他就在操场上找起来
 
马飞过来了,他冲大家喊:“数学系在那边!”大家朝他说的方向大步走去,见到一小部分数学系的人,他们看见大家都冲大家喊:“快过来,快过来!”大家都在恐惧中,地面还在振动,只是没有之前利害,有些同学在指挥着“大家不要慌,蹲下,蹲下、、、、、”大家还在继续找——“有数学系的吗?往那边走”——“管理系、管理系的…...”各系都行动起来,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在指定地点,不乱跑,大家都坐下来。
我班班干部都在清点人数登记名字,哪些没到的,就问清去向。大家互相安慰起来,有些女孩子现在才敢放声大哭都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这时有人回来说,有些学生全在围墙外,下来不了,有领导在那边指挥,有两个同学逛街了,不知情况咋样,大家只有等待。
放眼望去,山腰山脚全是灰尘,大山已经露出白骨,面目全非在灰尘中。再看看大家的同学,身上,头顶,眼眶都堆了层层的灰尘大家好庆幸,地面没有裂开,山没有完全垮下来,大家还活着,大家又好担心,仔细寻找地上还有没有小裂缝,一次次感觉着余震,不知他何时会有像刚才那样的余震,会不会回震,阿杜一直说“但愿,就这样就可以了,不要震了”。大家都在祈祷……
不管怎样,大家还活着
不知过了多久,刘芳、张颖恒他们回来了,她们一大群人被困在围墙外面,终于下来了,是从高坎上跳下来的,下边男生接着。“你们怎么绕到后面啊?”大家太好奇,那么高的围墙,怎么就跑到后面的高速路上了?
“我也不知道咋就跑到围墙外面去了,那一群人往后面冲,好像没围墙,天都黑了,什以都看不见。
(刘芳讲述)“大家刚在6402教堂里嘛,马上就上课了,老师都还在门口没进来,那教室就在摇啊,听见窗户玻璃哐当,哐当落下来,大家就开始跑呀!人都往楼梯下跑,只觉得楼梯摇晃得太利害了,那从四楼跑下来之顺利,人都没得,全是高跟鞋,跑到三楼,那墙就甩了一个洞,大家当时之搞笑,我说“哎呀,妈呀,这儿咋这么大个洞呢?呵呵!”
(米召召讲述)“我当时就觉得世界末日到了,大家刚到高速路上庞明月就一直在那里哭,魏勇军一直抱着她,安慰她。突然有人紧紧抱着我,我觉得我不怕了,天渐渐亮起来,灰太大了,我一看,是我班罗杰,我太高兴了”说完握紧双拳,做了个获得力量的手势。     
刘光彬和王娇从街上回来了,幸好他们都没事。据说街上情况更糟,大部分房屋都倒塌了,大家学校房屋还比较完好,只有一部分裂缝,二公寓楼梯毁了,很多人从二楼跳下来,扭伤了脚。
大震过去了,虽然余震不断,但是,大家都还活着。
男同学他们开始成批从小卖部“抢救“东西出来,吃的喝的,用的。男生就是不一样,都在为将来打算,抢来的东西堆了一大堆,有些人就开始吃啊,放开肚皮吃,反正是免费的,这就是那部分,只看眼前利益的人吧!或者是大家都在吃那就吃吧,或者是大家都没想那么远。
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发生地震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就在那一瞬间,什么都改变了。天要下雨了,其它有些班都找来了篷布,开始搭帐篷。大家都在担心学校里还有没有篷布?大家到那里去找?这时,彭汇那群可爱的男生已经把篷布拿了过来,大家这才动手把帐篷支起来。——雨已经下了起来。
大家都住进了这温馨的帐篷,还有些从男生宿舍抢出来的被子,能躲雨大家已经不那么恐慌了。大家的帐篷里不仅住了一班二班的同学,还有几个工人,一个老太婆。大家刚到操场时就有个老太婆一直拉着熊丽同学,老太婆可能是附近的人,她一直在哭,担心她养的猪,担心她的孙子……她一直拉着熊丽的手,生怕大家把她丢下不管,熊丽挽着她就像挽着自己的母亲。
杨老师满脸的绷紧,地震发生后,他就一直在指挥大家班。带领着大家,帮着找这个,找那个,把大家班一个个找到后,他才去找孩子,她的孩子在城里的学校念书呢,但这个时候街上的人都已经转到姜维城了,不知去了多久,回来了,但听说他的孩子没找到,可能被一个老师带走了……
半夜的帐篷有人已经睡下了,肯定只迷着眼。有谁能睡着呢?
大家剩下的食物吧多了,能维持多久呢?但愿大家每天就能被直升机接走!
 
5.13        地震第二天
天终于亮了,迎来了新的一天,大家应该可以回去了吧,好希望有人来把大家接出去,或是飞机,或是汽车,或是顺流而下,反正离开这个地方就好,天亮了,出去就有希翼了,大家有了希翼,人有希翼就有活下去的勇力。
昨晚听广播的人带来新消息,大家昨天经历的是7.8级大地震,震中在映秀镇,波及绵阳,都江堰,甚至陕西,7.8级地震是以汶川命名的“汶川大地震”。
“这下汶川出名了!”
“大家经历的是7.8级大地震。”
“想想唐山大地震,大家现在还能活着,那有什么不可能呢?大家会好的”
幸好是发生在白天,幸好震动时间很短,幸好大家经历过一次垮山,大家知道怎样逃跑,去年六月上中旬,大家公寓对面的山就在山体滑坡。那次大跨蹋,摧毁了河堤,差点中断河流。那次紧急撤离,大家做的也井然有序。呵呵,一年之内,大家经历大风大雨还活着,像我,还经历雪灾。那么大家必将会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大家把帐篷搬到了塑胶跑道上,这是大家第一次“搬家”
 
傍晚,听说有贞察机来过,由于雾太大看不清,所以“汶川还是一个盲点”。这是收音机的原话,大家这么多人活着,怎么是个盲点呢?
 
因为食物紧缺,学校发的饼干三人吃两片,吃一天,幸好大家还有储备,听说中文系就是三人发两片饼干过的一天,大家觉得好庆幸。还省下了些食物。
 
晚上,雨下得好大,大家全挤着坐。
 
5.14        地震第三天
昨晚雨好大,大家挤紧坐着好多人都淋湿雨了,大家发现买药是件很必要的事,万一有人生病就不好了,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瘟疫是大家最担心的事情,地震都没死,死在温疫手里太不划算了,大家怎么来防瘟疫呢?大家不知道……
系上的老师冒险从家里把米拿出来,分给了各个班,虽然很少,大家还是很感谢书记和老师们。县卫生食品监督的人来了,大家正在煮稀饭。他们询问大家饭菜的卫生情况,看到大家的青笋,洗都没洗就煮了,他们很担心,并强调要洗干净。大家用水很困难,因为仅有一点消防车送来的水,大家不敢浪费。他们给大家发了一些灾后常识传单,叮嘱大家保持卫生。学校的卫生清理工作也展开、有人挖侧所、有人扫操场、清理垃圾。
 
听说马校长回来了,地震时他们一行正在从马尔康回来的路上,车开到理县后,冒着生命危险走了一天多、将近两天才回到学校。回来后来不及休息就询问学校情况,指出:“要让学生吃饱。”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校长,一个把大家阿师建设的这么美丽的校长,一个时刻地学生放在心上的校长,大家现在能吃到粘一点的稀饭,还有火腿肠和白菜。
中午,直升飞机来了。伴随着混隆隆的声音,同学们纷纷出来,欢呼雀跃起来。眼角涨满了泪水。还有飞机在拍照。“大家有救了!”
听吴主任讲(主任听广播,他的话比较可信),映秀是震源,现在全被水淹了,还有几个乡镇。旋口中学仅一人生还……我好伤心,为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感到同情,也为大家还活着的人担心。
“今晚有可能洪水爆发:山洪爆发大家就听命令向山上转移,大家用车灯开路,大家不要恐慌!”吴主任再次来通知。
大家心里有开始恐慌不安,万一山洪来了怎么办?不被洪水淹死,也要被这么多人踩死!好希翼有人来救大家!
不过几天有件喜事值得提一下。那就是:大家“捡”了个木头建的房子,暂且叫它“小木屋”。
 
5.15  地震第四天——可以打电话了!
 
伴随着混隆隆的声音,直升飞机又来了.飞过后,大家注意到,天空中一串可爱的白色小花,一分一秒,小花越来越大.大家盯着眼都不眨一下,“那是降落伞!”眼力好的同学大叫起来。大家又一次热泪盈眶:又人下来救大家了!呵呵!
是的,是伞兵!那一朵朵可爱的小白花缓缓落下,有的落在山腰,有的落在山顶,有的落在了山那边。大家像孩子一样欢呼。咦?他们怎么没有落在大家的足球场?他们有没有受伤?
很晚才知道,那些伞兵是来抢修信号塔的。怪不的他们降落在山上。不过从五千米的高空跳伞是不是难度高了点?据说晚上9.00就在打电话了。
今天可以上街买点东西了,大家就你十元我二十元的凑了些钱买米,接下来的日子要好过一点了。一班的同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要另起炉灶。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知道大家班以后会不会分开,大家将来的命运,谁都无法欲知!
 
5.16        救援物资到了
 
今天天气可真好,大家学校又重新整体规划了帐篷。大家班和一班的同学齐心协力地将大家的大帐篷搬到了学校指定的区域,扎的比以前更加牢固了。大家把地面打扫的非常干净,以防止瘟疫发生。男同学太利害了,他们直接把小木屋整体搬了过来。当他们近20个人一气把小木屋抬起来的时候,全场的人都惊呆了,那场面比慈禧太后的十六人大轿壮观多了!这下,大家有了个比较舒适的睡觉环境了。
昨天小灵通能通话,但只允许3部小灵通同时通话。而且小灵通用户不多,大多数电话又没有电了。大家只要能打通一部电话就不能挂断,通过这部电话让对方记录学生家里的电话号码,然后在逐一打电话向学生家长报平安。今天早晨就听说移动有信号了,同学们开始发短信,打电话。张颖恒也帮我发了一条。
一班的林志明同学的父亲从旋口赶来看他了,大家当时看了也很感动。虽然知道家长冒着生命危险来看孩子非常不明智,但是,大家还是为这种父爱感动着。有很多家长出门找孩子,到现在都没有走到大家学校。不知道他们是否能走到……
比起这种父爱,还有一种爱在感动着大家,那就是人们子弟兵的无私大爱!大家听说一路上有好多军人沿路铺桥修路,帮灾民了搭建帐篷……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今天喜事:大家吃了鸡肉、鸭肉、猪肉。虽然很少,但也觉得丰盛,几天来,第一次吃饱。以后这样的日子会多起来的,这只是个开始!
 
5.17      地震第五天
 
大家还是被困在这里,今天直升飞机没有来过,温家宝已经离开成都了。瘟疫威胁着大家,大家所剩的药品已经不多了。五天以来饥饿、恐慌、疲劳一直困扰着大家。今天,邵正华接通知他可能要走了。“激动、挂念、怀念”邵总用这几个词语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感情。
是啊,五天以来,大家经历了太多太多。大家总怀着无尽的期待,最后都化为泡影。终于,有一个同学可以回家了,不管他用什么方式、什么心情离开,大家都真诚的祝福,真心希翼他能安全回家去。
5.18  告别的钟声
今天,城里来了四十辆客车,是输送街上的民工的。一个同学在外面帮我弄了两张票,也就是说我和阿杜可以搭明天的客车走了。但是我的心里怎么怪怪的。这车是把大家送到马尔康还是松潘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能脱离班集体而跟一个不可靠的人跑掉?
大家考虑了半晚上,决定不走了。邵总也没有走,他太舍不的大家班了!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过的比较开心,因为大家相信,总有一天,会有车把大家接出去,也不用担心瘟疫,因为大家学校只死了两个人,卫生搞得好,得瘟疫的可能性很小。大家现在只要把自己喂得饱饱得,等待国家和人民的救援!
 
5.24  地震第十二天
大家今天真的可以回家了,而且是全班一起走!
中午十一点,一辆辆大客车缓缓驶进校园,排成一列。大家看到一个个司机可爱的面颊,大家欢呼起来。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道路经过人们子弟兵的抢修,已经通畅。大家的队伍将从理县、经鹧鸪山隧道到马尔康。

明天从马尔康经康定到雅安,再到成都。不管绕多大的湾,大家可以回家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